如何评价陈凯歌的新作《道士下山》?

时间: 2016-11-26 03:01    来源: 未知   
点击:
徐浩峰老师的《道士下山》原著其实是很难改编电影的,因为它严格说来并没有一个完整的故事,只是用小道士何安下串联起了各种民国异闻录,同时也没有建立一个完整的世界观。

这样的故事虽然有趣,但在改编电影的过程中,各种丰富到爆炸的细节,其实是一种很大的干扰。因为很难找出核心人物、核心事件、核心冲突,对于传统的商业类型片来说,这样的故事拿来改编电影是一个很痛苦的事情。
但是,因为这个题材决定了制作成本不会低,出于市场考虑,它又要必须改编成一个能够拥有足够观众基础的类型化叙事,才可能在市场上获得足够的收益。

《道士下山》并不能算是徐浩峰老师的成熟作品,但是它因为其独特的视角和文风,开创或者说展示了一种全新的武侠小说风格,也算是开宗立派之作。但是书中所描述的许多功夫场面,是很难完整地视觉化的(我们从徐浩峰导演的几部电影中也大概能想象出那种难度)。

故事、人物、冲突、视觉概念、世界观等等元素综合起来,《道士下山》并不算是很好的一个电影改编文本。如果一定要动,就得从根本上动。要么是「形」要么是「意」,很难二者兼得。

对于陈凯歌导演来说,无论我们如何评价他近年的作品,但他之前曾经达到的高度是不可否认的。《道士下山》这部电影其实不用多说,其他人的答案都已经很全面。

导演职业很残酷,观众永远会用最后一部作品来记住你的背影。
我愿意记住那些曾经的感动。



下面的文字只是一种创作上的零星探讨,对于原著和电影来说,他们都是走在前面的先行者,这种探讨并无不敬之意,只是想尝试一下更多的可能性。

从剧作改编思路上来说,既然本书叫《道士下山》,那么主角势必就得是小道士何安下。作为第一个核心问题,我们就要面临一个考验:道士为什么要下山?

这个问题其实是整个故事的终极问题。它可以没有答案,但它必须要能让每一个愿意直面这个问题的观众都得在内心有某种反应,才可能在后面的故事展开中,逐渐进入这个世界,并从中去寻找自己的答案。
而这个问题就特别考验创作者如何理解当下市场和当下观众,以及他自己了。



如果是山上没饭吃要减人口,那么为什么没饭吃?为什么要减人口?为什么又是何安下?
这些问题的答案,都直接关系到电影的整体气质,以及结尾。因为这是一部电影,我们在出发时就已经预知了终点,只是当我们抵达时,每个人的预期是会不同的。
但最好不要让我们不知不觉地就出发了。出发是很重要的,总要有某种仪式感让观众意识到,一段奇异、惊险、意外的旅程,即将展开。缺乏了这种仪式感的驱动,观众会隐约觉得缺失了某种内心的牵引,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即将奔向何方,也不知道这段旅程的终点将会有什么在等待。



原著里有两句话其实是很重要的参考:
一句是「我能不能从这个世上得到一个馒头?」
一句是「恶念来自不得志的生活」

【增补部分】《道士下山》作为一本小说其实是很杂乱的,它其中装了太多的民国武林传奇甚至是属于怪谈的东西。那么在改编时,改编者就要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结构框架,才能在大量的内容取舍过程中,准确地保留自己想要的东西,同时将这些凌乱但闪光的东西串联起来。

如何从杂乱但质感细节丰富的故事中找出那个电影故事,其实在于电影创作者自己想讲什么。然后所有的素材都可以也必须为此目的而服务。
如果是我自己来改编这个故事,那么上面这两句话会是我在进行改编时的重要参考。「我能不能从这个世上得到一个馒头?」,可以解决「为什么」下山的问题。至于这个「馒头」是什么,那就看具体创作者如何将自己内心的故事装进去了。
「恶念来自不得志的生活」则可以处理为何安下在整个故事中至始至终面临的挑战。我们有了核心人物、核心冲突,那么再去构建核心事件时,取舍的标准就会相对明确了。

赵心川和彭乾吾,中统特务沈西坡和日本忍者,日本剑客柳生冬景和柳白猿,中统高官赵笠人和京剧名家查老板,何安下和不孕症女子,这五组人物关系都蕴含着很多的可能性,如何将这些人物和冲突都作用到主角小道士的身上,就需要一个完整的世界观,才能做出故事结构,并容纳下足够的空间去控制节奏。

赵心川和彭乾吾的关系是民国武林传奇,他们在一个无奈的大时代中仍然试图去维系一个注定失去的标准。就类似《一代宗师》中的那些宗师们,都要选择是跟随时代还是留在过去。

中统特务沈西坡和中统高官赵笠人,他们在这样的一个故事中是非常必要的。因为中国传统的武林或者江湖,官府都是某种类似于暗物质的存在,它似乎看不见却总能感觉到它的存在。有了这样的两个人物,这个故事才能和时代发生冲突。

而日本忍者和剑客,就直接是大时代的缩影了。如果按照原著的时代背景,当时的中国正处于即将到来的危机前夜,中日战争的阴影已经笼罩到每一个普通人的头上,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那些武林人士。时代即将发生巨变,这些用一生去信奉和实践某种哲学理念同时又具有某种超人能力的武林人士,该如何面对这个时代巨变,选择退隐还是回头?还是投身洪流?

这些所有时代的缩影,最后都要也必须汇聚到小道士何安下的身上。因为他面临的问题,正是所有人都面临的问题:我们想从这个世上得到什么?我们能到什么?又愿意付出什么代价?



关于审查……所有创作者都会受到制约,只是,我们中国的创作者受到的制约也实在是……

上面的可能性中已经把所有宗教元素都尽可能地摘掉了,因为中国有一个机构叫「宗教协会」,就算我们是在讲故事,而且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在讲故事,还是会有人担心我们在影射谁。

如果日本元素也可能会犯忌,那么去掉日本忍者和日本剑客后,故事还是有足够的空间去闪转腾挪。但是30年代的故事背景就失去了特定意义,无形中丧失了很多世界观的可能性。

如果中统也不能提,太极门派之间的恩怨也不能提,那我就洗洗睡了。

相关新闻